这些钓鱼的好地方不会等你太久了(1)西恩富戈斯

【发布日期】:2021-11-17【查看次数】:

  说到古巴,大家应该各自有各自的印象,哈瓦那的雪茄,自由主义战士切·格瓦拉。但是真正去古巴旅行过的人可能并不太多,今天给大家带来的,就是古巴的西恩富戈斯(西班牙语:Cienfuegos)。

  西恩富戈斯是古巴海岸南部的城市,是西恩富戈斯的首府,距离哈瓦那250公里,面积333平方公里。2004年人口为163,824,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492.0人。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05年将“西恩富戈斯古城(Urban Historic Centre ofCienfuegos)”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这座古城座落于西恩富戈斯,被认为是19世纪早期,拉丁美洲殖民拓展的第一个、也是最杰出的典型城市,它体现了城市规划中现代化、卫生和秩序的新观念。

  如果你喜欢钓鱼,航海,浏览加勒比地区最美丽的海景,那么西恩富戈斯曾经是你必须要去的一个地方。

  无论你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钓手,你是想来这个休息或者探险,这里都可以称之为是旅行者的天堂。西恩富戈斯距离哈瓦那250公里,并且拥有全国最好的码头之一。曾经这里的海湾是古巴最好的海湾,水面平静,物种丰富,而且各类配套设施齐全。

  你只需要来到这里,可以很容易地租到一艘想要的船,同时给你提供燃料,电力,水力等各项所需的东西。无论是近海还是远海,想出海几天或者是当日往返,只要你能够提出来的需求,这里都可以满足你。曾经,这里是旅行者和所有钓手的天堂。甚至西恩富戈斯有一个地方叫Guajimico,在印第安语中,它的意思就是“这个地方的鱼”。

  除了钓鱼,你还可以潜水,这一地区有大约40个潜水点,五颜六色的海底植物,独特的海洋生物,清澈的海水,可视距离能达到二十米。

  在几年之前,在西恩富戈斯还能够买到著名的炸鱼和面包的套餐,一般价格约为25美分左右。

  这都是由于西恩富戈斯海湾的水域环境遭受到了严重的污染,就连炸鱼面包这样的套餐,也渐渐离开了人们的日常生活。

  Manolo(化名),一个已经有78岁匿名接受采访的渔民,他在海上工作了超过四十年,直到有人给他提供了一份在农场里的工作,他才离开了大半生都以其为家的大海。

  “在古巴,如果你要钓鱼或者捕鱼,都需要有政府颁发的许可证。但是有很多船只在没有政府的许可证的情况下也会出海捕鱼,为了要生存下去,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但是这样我们就得冒着极大的风险,随时有可能会收到警察高额的罚单。”

  “如果说过去我们面临的风险是收到巨额罚单的话,那么现在已经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了,污染一天天加重,这里已经要没有鱼了。”而当记者提出要为他拍一张照片时,他有些生气地拒绝了记者。

  实际上,Manolo担心的仍然是后续可能会收到罚单之类的情况,而根据当地的政府机构和环保组织的测量,这里海湾区域过量的二氧化碳的排放,大大增加了这一地区水的酸度,记者在实地探访过后发现,海湾地区可以说基本上没有鱼了,只有一些小鱼苗可供海鸟们捕食。

  水酸度的增加不仅仅让鱼难以生存,给人类也带来了极大的影响。2016年12月25号,一份名为“九月五号”的杂志就发表了一篇美国的研究报告,报告称,现在西恩富戈斯的这种水体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恶化到这种程度了。在2005年,2009年和2015年都分别有过记录,2015年的夏天,当地政府甚至发布了一份禁令,禁止人在海湾内游泳,因为在此之前有大约一百多人下水游泳过后皮肤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就在这篇报道发出之前,自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的Donald Anderson带领的科研团队也刚刚完成了他们对这个海湾污染状况的第一阶段的研究。根据他们的研究,这一地区的污染不仅仅是水酸度的上升,在海水中还发现了180多种各种工业废水排放的残留物。

  你可能觉得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英文:Woods Hole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只是众多所谓的环保组织中普通的一个,实际上,如果是专业人士对这个研究所都不会陌生。这是一个专注于海洋科学与海洋工程非盈利私人研究和教学机构,成立于1930年,是美国最大的独立海洋学研究所,拥有教职员工和学生约1,000人。该研究所由六个部门构成, 岸上基地位于马萨诸赛州伍兹霍尔。资金主要来自国家科学基金会和其他政府部门,也有部分来自私人捐助。

  这个研究所中,甚至还出了诺贝尔化学奖得主。1980年,下村脩离开普林斯顿,结束了长达二十年的博士后生涯,进入了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他是生物发光研究的第一人,并因为发现和研究绿色荧光蛋白(GFP)而获得了2008年诺贝尔化学奖。

  说这么多,我们无非是想表明关于西恩富戈斯的环境研究报告的真实性和严肃性。曾经是世界上所有钓鱼人和旅行者的天堂,而现在却连鱼都要没有了。而正如《九月五号》杂志发表的文章上所述,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第一次在2005年就曾发生过。从2005年到现在,这一地区的水域环境时好时坏,可以治理么?答案应该是肯定的。毕竟Donald Anderson的小组测出来的180多种工业废水残渣的证据就在那里放着。

  经济要发展,但是环境也要保护。这里曾经是天堂,只希望以后也会是。这个地方,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上一篇:加拉巴戈斯遭中国渔船非法捕捞外媒称船上发现300吨冷冻鲨鱼

下一篇:果敢现状:执掌缅甸的彭氏家族早已销声匿迹缅甸语成为果敢主流